青蛙app免费下载

,最快更新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最新章节!

墨玄珲给一旁守候的小兵使了个眼色,立刻便有小兵上前将两人分开。

分开之后,魏矣一下子坐到了地上,捂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慕朝烟看见这一幕,也只得无声的叹息。

这柳无相才刚刚被侍卫给拉开,便又再次朝着魏矣所在的方向扑了过去。

魏矣感到一阵凉风来袭,无需多想直接朝着旁边一个打滚,躲过了柳无相的魔爪。

这柳无相也不是吃素的,虽然是个瞎子可听力却十分惊人,最终还是将魏矣抓了个正着。

一旁的侍卫见状,连忙上前将柳无相给抓住,确保这柳无相不会碰到魏矣一分一毫。

而此时的柳无相就跟疯了一般,使劲儿挣扎着,时刻都想朝着魏矣扑上去。

慕朝烟跟墨玄珲二人瞧见这一幕,有些无奈。

绕是她们二人也不晓得今日的柳无相究竟是怎么了。

二人正思考着,柳无相突然在侍卫的把控下挣扎了出来,便是要朝着魏矣扑去,好在墨玄珲反应的十分迅速,慕朝烟二人一人一个将两人控制在自己的范围之内。

干净清爽短发女孩开心吃西瓜图片

慕朝烟看着两人,无声的叹息。

如今,也只能这样一人拉一个。

“柳先生且镇定些,目前这事的具体情况本王妃还未能搞清楚,不若先将此事搞清楚,再下手也不迟。”慕朝烟不知该如何让柳无相镇定下来,只得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好在这柳无相的潜在意识中,还有些理智,在慕朝烟的劝导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算是将内心之中的怒火给平息了下来。

慕朝烟见柳无相的情绪总算是平复了下来,这心里头才算是松了口气。

她也说不清,若是让这柳无相一直这样疯狂下去,届时将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

墨玄珲见柳无相平静了下来,这才开口询问道:“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他倒是有些好奇,这魏矣究竟是做了什么事,又或者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能让柳无相如此的疯狂。

柳无相闻言,想了想才开口说道:“白莲教有许多新型的武器,我们怕是……”

最终,柳无相还是将自己知道的这个事情的实情给说了出来。

绕是谁也不曾想到,这白莲教之后,竟然还有如此霸道的武器。

慕朝烟听了柳无相的话,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感叹道:“无妄之灾啊。”

如今,白莲教所做出的这些个事情,即便是就此覆灭了,也怕是不足可惜,对于此事她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另外一边被慕朝烟拽在手里的魏矣,有些震惊的开口了:“什么?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他根本不知道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柳无相闻言,不由得便是冷哼一声道:“不然呢?不是应该最清楚这个事情吗?”

魏矣闻言,赶忙出口否认道:“不,我没做过这个事情!”

柳无相这番话,可谓是让他听的那叫一个面色惨白。

他在他的记忆里,用力的搜寻一番,思来想去他并不曾做过这样的事情。

“魏矣,竟还在狡辩?”柳无相这话中带着一丝怒气。

魏矣闻言,听见这冰冷的声音,不由得再次想起了刚刚柳无相差点将他掐死的模样,赶忙开口解释道:“柳无相,这事可真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啊,白莲教的那些东西都是他们跟各个家族请教来的。”

若不是如此,这些人怎么可能得到这些秘术?

柳无相本身一脸镇静的看着魏矣,听了魏矣这话,有些发怒的说道:“魏矣竟然敢说出这番话来,若不是精通奇门遁甲之术,那白莲教怎会如此轻松的便进入了定安公主墓,说这秘术不是传出去,可要经过大脑好好思考一番再说出来,否则可会酿成大祸啊。”

这柳无相对着魏矣是一阵歇斯底里,在他看来,这世上除了魏矣的奇门遁甲之术,再无人能破解定国公主墓碑的机关了。

魏矣无言,自然是不会承认此事的,不由的便是说道:“这世上精通奇门遁甲之术大有人在,怎得偏偏指着我不放?”

柳无相闻言,言语中带着一丝怒气说道:“没有,对那墓碑的机关最是知晓除了还有谁?”

魏矣闻言面对柳无相这番话是被堵的哑口无言。

绕是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去反驳柳无相这番话来。

柳无相闻言对此事冷笑一声,说道:“魏矣啊魏矣,可真是大白天睁着眼睛说瞎话,若说这墓碑还有比更厉害的人,我倒是找不出来第二个人了,不若去帮我找找看,若是找出来了这事便就此罢休,若是找不到,倒是需要给王妃一个合理的解释”

魏矣闻言开口打算接话,不料却又被柳无相抢了先。

柳无相是对着魏矣劈头盖脸一顿骂,骂的魏矣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我……”面对柳无相这番话,魏矣吱吱呜呜,又是没有说出来一个字。

柳无相看见冷哼一声,如今真相,皆已摆在眼前了,想必他也说不出什么了。

魏矣也不曾想到,柳无相竟会如此直白地将这事揭露出来。

如今他即便是想要留在王妃王爷身边,怕也是难了。

这事若是便这样认了,想到墨玄珲的手段,魏矣不由得吓得一激灵。

慕朝烟在一旁静静的听着这两人一言我一语的对峙,她不用想内心之中对此事也是有所感悟的,她愿意相信柳无相说的是真的。

可她这内心之后还是想要给魏矣一次机会,毕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慕朝烟想到此处,不由得出言询问道:“魏矣,我再给最后一次机会,这事可真与有关?”

魏矣闻言瞬间便是开口否认道:“王妃大可去查清此事,这事我可从未做过。”

慕朝烟闻言,不由得叹息一声。

都已经到了此时,他却还是不肯说出实情,如今她倒是当真相信了柳无相的这番话。

别看这柳无相只有二十几岁的年龄,可实际上他所说的话,所查的事情倒是没有一次让人失望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