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见你app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其实,几个小时前,他就知道夏绫去找了林郁南。

她身边一直有保镖跟着,见她去了那家混乱又危险的酒吧,他们觉得很不寻常,就立即报告给了厉雷。她的事情,在厉雷这边一直享有优先权,可以随时随地汇报。

有保镖们的暗中保护,厉雷并不担心她的安全。

虽然那种酒吧龙蛇混杂,但说穿了就是一群社会底层的混混,没有接受过专业的黑-帮训练,也不曾经历过真正的血火考验。而他派给她的保镖,都是精英,随便一个人就能轻松放倒一群混混,只要不遇到裴子衡、厉风那种级别的大麻烦,他们保护起她来游刃有余。

真正让厉雷介意的,是林郁南。

是谁告诉她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连他厉雷都不曾耳闻过,是保镖们调查后才确认的身份。

不错,七年前,林郁南这个名字在娱乐圈的经纪界里如雷贯耳,但是,那时候小绫才几岁?十一?她连天艺的训练营门槛都没摸到呢,怎么可能知道什么经纪人?

如今,是谁把这个早就退隐江湖的人告诉了小绫?

麦娜姐?不会。麦娜姐是女人,倾向于风格更温和稳妥的经纪人,如果要她推荐的话,肯定是从一线经纪人里选择性格、人品口碑能力俱佳的。

卫韶音?也不会,他的全部心思都扑在音乐上,不耐烦管这些闲事。除非哪天小绫穷途末路实在找不到人求助了,不然他绝对不会这样挖空心思地帮她挑选经纪人。

北方美女穿大衣铁道旁写真美丽动人

能替小绫选出这样一位经纪人的,必须是业内极其资深的人士,对娱乐圈状况和各家公司、甚至各个主要经纪人都了若指掌。其次,他必须很了解小绫,知道以她单纯的性子更适合什么样的人。另外,他还要有足够的眼光和胆量向小绫推荐他。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他必须和小绫的交情足够深厚。

深厚到,小绫能采纳他的意见,去挑选一位不太喜欢的经纪人。

林郁南从表面上看,绝对不是小绫喜欢的那种类型。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同时满足这么多条件?

白慕容?谢琳琅?舒婉仪?甚至……洛洛?

都不可能,他们要么是资历不够,要么是眼光不够,要么是和小绫的交情不够。

会是裴子衡吗?在小绫的社交圈子里,除了厉雷自己以外,唯一有阅历、有眼光,并且能获得她信任的,似乎也只有裴子衡了。

厉雷的脸色有些发沉。

“给我去查。”他召来了自己的现任特助谭英,对他说,“看看小绫最近都在和哪些人往来,到底是听了谁的建议去找的林郁南。”

谭英领命而去。

厉雷的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烦躁,他不希望那个人是裴子衡,哪怕是任何一个人,都比裴子衡好得多得多。

这边,夏绫的日子风平浪静。

第二天一早,她穿了件浅白色真丝衬衫,配黑色长裤,长发简单打理过,化了素雅的淡妆,打算出门去东岳文化。临出门时,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以前在天艺时,出入都是公司配的车和司机接送。

脱离天艺后,她问洛洛借了几天车开。洛洛的出道时间和她差不多,用车的档次也不会太不符合她的身份,再加上这段时间洛洛在拍外景,家里的车也是闲置着。

可是,就在昨天,那辆车被人蹭了下,后视镜出了点问题,要送修。

她陷入了无车可开的窘境。

总不能出门去坐公交?别说坐公交了,以她现在的身份,打车都匪夷所思。

她暗骂自己是笨蛋,怎么昨天打电话预约修车的时候就没想到这个问题?翻了翻手机里的名录,除了凤琨这个平时不能明目张胆动用的关系,还有麦娜姐、薇薇、厉雷等等天艺系的人,通讯录里竟然找不到别人……

她不禁为自己可怜的人缘反省了一下。

反省并没有持续太久,她的当务之急是借车。到底该从哪里弄到一辆车,能让她顺顺利利并且不太掉价地抵达东岳文化呢?夏小绫同学很纠结,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门铃声响。

她开门,外面站着的居然是金——金是厉雷那幢公寓楼的保安主管,之前住在那边时,她和他打过几次交道,印象很好。“有事吗,金?”她问。

金把手中的花束递给她:“少爷听说您选好了新的经纪人,派我送了花来祝贺。”

那是一束轻盈华美的香水百合,就和他好几个月前曾经送过她的花一样,花瓣绽放,上面带着晶莹的露水,让她原本有些焦躁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她向金道了谢,把花接过来。

“叶小姐这是要出门?”金问。

“嗯。”夏绫应了一声,又想起借车的事情,眉头不禁微微皱起来。

“不如我送您吧,”金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夏绫,说,“您这身衣服是要配高跟鞋的,穿高跟鞋开车不安全,BOSS要是知道我眼睁睁地看着您这样开车出去,会杀了我的。”

怪不得人家能做到保安主管——可不要小看了这个职位,护卫着厉雷的安全,绝对是心腹中的心腹。这样的人,果然是很有眼色的。

夏绫心花怒放,顺势就答应下来。

金也微微一笑,耐心地等她换好高跟鞋,拿上手包,与他下楼。

他想起昨晚厉雷的嘱咐:“小绫的车是去送修了吧?她肯定不好意思开口向我求助。明早去送花给她,要是看她楼下没停着车,就送她一程。记住,千万别让她发现是专程去帮她的。”他家少爷,为了这个女孩子也是操碎了心,就连献殷勤也献得这样小心翼翼。

看这架势,眼前这女孩子必是他们未来的少奶奶无疑。

想到这里,金又殷勤了几分,替她拉开车门,恭恭敬敬地把她请上车。

他开的是一辆黑色奔驰,中规中矩,不太扎眼,却也不会掉她的身份。车子在东岳文化公司的地下车库停下,她从员工专用电梯上去,金在外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