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辣椒app

48小时内, 已购买9o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最新章节这个爬山项目过关的标准其实很简单, 它只是测试够不够坚定以及对云霞宗有没有坏心而已。

有没有坏心就是探测恶念, 不过是普及版的探测方式,只对筑基期及以下修为的人有用。当然了, 筑基期以上的半途想入云霞宗走的也不是新生考试路子,那是有更严苛测试流程的。

至于坚定与否,这个东西不好量化, 云霞宗采取的标准是,要么你硬生生一天之内徒步爬到顶,要么你破解了中途设置的关卡不断被瞬移走捷径到顶。前者考验的是身体素质, 后者考验的是智商、悟性、运气等非身体方面的素质。

不过一般来说, 考生们都是两者结合着通关的,破解了部分关卡, 也徒步爬过了部分山路。纯粹只走蛮干或者解谜路子的, 十次选拔也不一定能有一个。

大师兄是最近的一个纯走解谜路子成功的例子。至于纯蛮干成功的,最近一个例子现在在我们剑修峰,倒数第二近的例子现在也在我们剑修峰。

我真不是想黑本峰, 但是翻看云霞宗的历史,入门爬山纯蛮干成功的九成都入了剑修峰,而纯解谜成功入了剑修峰的只有不到两成,这两成中还包括了像大师兄这种因为是掌门继承人或者掌门继承人候选人之一而留在主峰的剑修。这似乎是说明了剑修的整体智商水平……

看看这整体水平, 我就为自己而心安了, 在剑修之路上以我这平均线左右的智商应该还是能走下去的。

☆、oo45_参观过

上一次入门考时我五岁, 正沉浸在我娘留下的浩瀚玉简之中, 但依然被入门考的盛况所吸引,跟着双胞胎去现场旁观。

山脚下,人声鼎沸。送孩子来考的,孤零零一个人来考的,贩卖考试情报的,卖食物、生活用品的,其他宗来截胡的,还没考就因为争论哪一峰更好而打起来的,敲锣打鼓给考生们助威的,兜售幸运符的……

但比起山脚下的热闹,爬山过程就很无聊了。从旁观的角度看去,开始的一小段路还稍微延续了些热闹气氛。要么是挥汗如雨地走走走,要么是一动不动地呆站(意识中正在破解关卡),要么是一圈一圈地小范围打转(被困在幻阵中了),要么是灵兽拦住去路束手无策……挺多种多样的。

由于同样的幻境在不同人意识中会投影出不同的形态,所以哪怕是结伴而来的几人,也会在数个关卡后部变成单独行动。云霞宗的爬山项目并不怎么涉及测试团队能力,那是后面正式考试可能会测的,爬山基本只看个人潜力——正式考试也不一定会测,因为修士并不要求必须具有团队协作能力,那只是一个可选项。

迷你裙美少女酷夏打网球图片

爬山最开始的一段还能看到一些冲突啊、合作啊,但十分之一路程之后,就只剩下一个个人独自沉默前行了。山路很长,不断地有人被关卡吓退或者因为受伤而不得不退出,于是越往上走人越少,云霞宗又特意用阵法将周围的景色从考生眼中屏蔽掉,以至于除了进入幻境时外,考生们能看到的只有单调,旁观者看到的考生也慢慢都变成了木然。

哦,这个木然主要是指表情。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真的没有那么多喜怒哀乐可展示,因为,根本没有展示的对象。

对了,说到这里我想起来了,在我上辈子死后这辈子出生前,我不明形态地飘荡在不知道哪个世界时,我也是那么木然的。无悲无喜无怒无惧。似乎经历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注意,于是留存在记忆中的,只有模糊不清——虽然这个模糊不清也有可能是因为那个时候我的金手指由于灵魂不而失效了。

我当时被我姐带着在上空看了几个小时的爬山,然后回到山顶又从镜子中继续看了一会儿,最后我无聊地又去看我娘的玉简了。

在修真界,镜子是种特别多功能的道具。它可以通讯、监视、辅助传送、布阵、问心等等。考试当中,当然主要用的是它的监视功能。

考生们在爬山时,山顶上的考官就将与考生同等数量的大镜子悬空乱放,一面镜子监视一位考生的所有举动,当考生退出——就是走回到山脚,这个过程很容易,下山的路没有任何障碍,而且阵法会给下山的人补充体力,让他们觉得越往山下走身心都越轻松——其对应的镜子就会撤下,等到镜子只剩下几十面时,考官们才会将它们好好排列,让所有人都便于观看每一面镜子。

a

要用镜子来实现监视,有两种方法,第一种就是云霞宗入门爬山测试这种的,整条路的范围都布有阵法,阵法中本来就包含了随意监视的成分,那么用什么镜子、用镜子的人是什么修为,条件就很宽松了。

另一种方式是被监视的地点或人没有任何布置,纯靠镜子和持镜人的自身能力。大乘期的大能用着灵宝,几乎可以看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生的任何事情。修为越低、镜子越差,能看到的地方就越少,并越容易被各地的屏蔽法阵所挡。

云霞宗宗上下都布有屏蔽法阵、防御法阵,其他修士想看云霞宗地盘内生的事情,很难。即使突破了云霞宗的屏蔽防御也会触动警报,让云霞宗反逮住入侵者。而且除了阵法戒备外,人形感应器更多,比如各位化神期的长老,除非是大乘期的窥视,否则都是能第一时间察觉到的。

我一直觉得镜子的这个功能很好用,等我有点修为的时候,我就可以用它来观看世界,修真界有各种防御屏蔽就先不看了,但凡人界基本是敞开的啊,尤其是各旅游景点,找几面大镜子围一圈,足够身临其境了。

就买那种专门的旅游观光镜,用这种法器赏景时即使误触阵法也会在误触的瞬间立刻自动绕行,那短暂无力的碰触是布阵之人能够容忍的,不会被误会是恶意。

唯一比较麻烦的是,即使是娱乐性质的旅游观光镜,能看多久、能看多远也跟修为有关。修真界真是太弱肉强食了,修为不行连娱乐权利都要大打折扣。

我哥对此表示:“你就直接亲身去不好吗?御剑来回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我:不,你不懂宅的追求。这不是时间的问题,这是出不出门的原则。再说了,等我修炼到可以御剑随便环游世界时,我早就可以用观光镜赏遍美景了。

☆、oo46_参观过也没用

上一次选拔大会我没能看完,这主要得怪云霞宗的选拔流程太疲劳战术,前置的爬山项目结束时天都黑了,也不让考生们休息,立刻就开始了正式考试。

即使有部分考生们为‘爬山居然不算正式开考’而愕然,但能通过这个前置项目的,基本也没有谁会为了这点意外而慌乱,哪怕自己的状态已经不是很好,也会强打起精神来应对正式考试。

我就不行了。

那年我只有五岁,还在学习修真界的常识,除了跟着我爹和兄姐学了点基础剑招强身健体、背了点入门口诀凝神静气外,根本还不算开始了修炼,就是一个普通的五岁健康小孩的身体素质,需要充足睡眠的那种。

实在无力看考生们的通宵考试,哪怕我很好奇,我的上下眼皮也坚定地卿卿我我去了。最后我只能看看记录,还特么是删减版的。考试内容部一笔带过,重点是突出云霞宗宏伟的版本。

整个一宣传片。

把这个只够装五分钟宣传片的小玉简给我的大师兄称:“完整版可不能随便流出去,考试内容都公之于众了,以后可不好出考题。长辈们没有那么好的耐心每十年就将所有考题翻新一次。”

等,等一下,我不算是云霞宗的弟子吗?什么叫‘随便流出去’?

大师兄:“事实上,严格说来你的确还不算云霞宗的弟子。你只是裴长老的儿子,预定的将来弟子。不是说你在云霞宗出生就算云霞宗弟子的,就算以你的资质你肯定能通过测试,但是,也要形式上过了测试才行。我这么解释你能听懂吗,小朋友?”

还没参加测试的我:“……”

“而且,”大师兄又说,“就算是正式弟子,虽然人人都可以去看考试过程,但并不是人人都有资格拿到完整版的记录。我当然是可以的,裴长老当然也是可以的,但是你的兄姐不行,你当然就更不行了,这还有个权限的问题。啊,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复杂?”他摸摸我的头,“没关系,你只要知道自己不够格就好了。”

好你个头!把你的爪子从我头上拿开!

云霞宗我这一代的大师兄是姜未校,传言中,他几乎是以碾压性的优势成为掌门徒。他当上大师兄后,其他掌门徒弟在一天之内就部改口,心悦诚服地大师兄前大师兄后地叫得欢快。

姜未校当上大师兄时才刚刚步入金丹期,原则上这才是刚刚被掌门收为正式徒弟的时候,然后他立刻就被提为了徒。